图片 1

虎扑11月18日讯梅赛德斯技术总监詹姆斯-阿里森承认让汉密尔顿自主选择在巴西是否进站是一个新手级的错误。当时法拉利车手在赛道上发生了碰撞,触发了安全车。当时汉密尔顿位于第2位,身前的维斯塔潘使用较新的软胎,自己则使用较旧的中性胎。由于此前队友博塔斯触发的安全车,汉密尔顿距离身后两位车手距离很近。

虎扑8月4日讯
霍纳赛后点出了这场比赛的本质:“我们有赛道位置,但我想奔驰就是车快,今天比赛他们能跟在1秒的位置上——这是相当令人印象深刻的。这给了他们免费进站的所有选项。让我们在Max领先不到1秒的情况下,招呼他进站,这对于我们不是个好策略。Max已经尽力发挥赛车性能了。”

当时汉密尔顿的比赛工程师Pete
Bonnington两次重复,让我们知道你是否需要换胎,你会损失一个位置。随后汉密尔顿回答,你们做决定吧,之后又说,我会进站。

“在S2路段结束的时候,刘易斯就能超车了,所以要保住位置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让我们在领先的位置上主动进站是不可能的选项。他们没什么可输的,所以那个策略对他们有效,但这对于Max依然是个很棒的周末——他将自己与瓦塔里的积分缩小到了7分。”

事实上,汉密尔顿丢了2哥位置,当安全车退出后,他只有2圈的超车机会,这造成了他操之过急,在攻击阿尔本的时候发生了碰撞,最终被罚5秒。

阿里森说道,我们真的是做了一些蠢事,我们当时想用赛道位置换新轮胎,然后拼一把领先位置。实际上这是不正确的,因为我们损失了2哥位置我们没有考虑加斯利其次赛道上还有碎片,安全车带领的圈数比我们预计的要多。

这是你会在一辆比赛日不够快的赛车上犯新手级的错误,你拼的太凶了,就想获得胜利。这不会成功的,我们就是犯错了。

阿里森说进站决定不是汉密尔顿的错,这完全是我们的错,因为我们看到了一个稍纵即逝的机会。我们自己没有搞清楚。但当时是有可能的。我们想,嘿,让我们给刘易斯一次机会吧,我们不该这么做,我们没有给她足够的正确信息。

我们说丢1个位置,结果丢了2个,其次,我们应该自己做决定的。所以他迟疑了1秒,或者2秒,然后进站了,因为他喜欢竞争。但这是我们的错误。他出站后,跟在加斯利身后时,我们整个就沉默了,当时就在想,为啥我们要这样做?

比赛中另一个胜负手,是汉密尔顿undercut成功,但随后又被本田反超了,我们看到了维斯塔潘很快。在Stint
1里很快,尽管刘易斯可以在出站后跟着他,甚至在1停前能缩小差距,但我们的赛车真的不够发发起今年我们曾经运用过的一些战术。所以我们尝试了undercut,当时只是理论上进入了undercut的范围。

刘易斯拼了1圈,这奏效了。我们很幸运Max出站的时候,正好碰到了威廉姆斯,我们在前面了,我们以为他们没有在直道上真正超过我们的速度,就像我们无法超过他们一样。但我们实际上在汉密尔顿的前1圈,用完了电池的绝大部分能量,当我们在大直道末端的上坡路面时,我们相对于Max就像一只坐着的压制,后者整个周末直道都是最快的,考虑到我们没有电量了,我们发现发生了什么。

此后梅赛德斯再次尝试了undercut,在第2停前,Max对于他的第2套轮胎要比我们满意,他可以拉开额外的1秒差距,虽然他遇到了一些交通问题,但我们从未真正进入undercut的距离,当我们实际决定进站的时候,我们已经知道了距离维斯塔潘不够近。

当第一次安全车触动后,阿里森承认对汉密尔顿的战术选择,仅仅因为是可以取得领先。虽然我们后面有一辆强大的赛车更新的轮胎,我们也不能肯定Max就能超过去。

(编辑:姚凡)